同居关系中暴力行为同样适用反家庭暴力法

上传时间:2018-9-29 9:30:35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在17年前曾有一部电视剧特别火,名叫《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这是一部反映家暴现象的家庭伦理剧,讲述的是外表和善斯文的男主人公,在家里却频频对妻子拳脚相加,最终导致家庭破裂的故事。从那以后,“家暴”这个词开始逐渐进入公众视野。
  然而,相比起电视剧,现实中的家暴案例往往“有过之而无不及”。从“疯狂英语”代言人李阳家暴美国妻子,到新婚十月即被家暴致死的董珊珊案,再到去年曝出的“南京虐童案”……近年频发的家庭暴力案件向国人发出警示,家暴已不再是“家常事”。
  多年来,我国为制止家庭暴力做出了很多努力,《婚姻法》、《妇女权益保障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很多法律中都提出禁止家庭暴力。然而由于相关法律较为笼统,缺乏具体操作性,又加之“家丑不可外扬”等传统观念影响,家暴受害者往往忍气吞声,致使施暴者逃离了法律的制裁,家庭暴力随之变本加厉。
  2015年12月27日,我国首部《反家庭暴力法》经表决通过,2016年3月1日也就是明天起正式实施,这将会为家暴受害者筑起一道坚固的安全保护屏障。
  据有关部门统计,我国大约有24.7%的家庭存在不同程度的家庭暴力。由家暴导致重伤、死亡;甚至长期遭受家暴的被害人杀死施暴人的重大恶性案件时有发生。
  从3月1号开始,《反家庭暴力法》将正式施行,这是我国第一部防治家庭暴力的专门性、综合性的法案。《反家庭暴力法》对反家暴的原则、责任主体、家暴的预防和处置,人身安全保护令以及法律责任做出了具体规定。法律中明确,反家庭暴力是国家、社会和每个家庭的共同责任,国家禁止任何形式的家庭暴力。法律确立了反家庭暴力工作遵循预防为主,教育矫治与惩处相结合原则。预防是反家庭暴力工作的重要环节。法律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司法机关、妇女联合会应当将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纳入业务培训和统计工作。
  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李明舜表示,制定反家庭暴力法并不是要拆散家庭,而是要保护家庭。基于这样一个立法目的,预防比其他都重要。所以,这次家庭暴力的预防中,各个主体应该做哪些预防的内容很清晰。
  在反家庭暴力法立法中,家庭暴力的界定很重要。这次法律明确,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
  数据显示,我国的婚前同居数量在17年间翻了30倍,80后更是有高达6成的人在婚前同居。同居关系中发生的暴力,算不算家暴,一直是争议焦点。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苏泽林说,反家暴法对此做出了明确规定。除家庭成员外,有同居关系的人等之间发生的暴力行为,也适用本法。
  西城法院:仅有医院诊断证明难以认定家暴
  《反家庭暴力法》3月1日起实施,西城法院今天(29日)上午召开涉家暴离婚案件审理经验新闻通报会。该院自2014年7月组建家事审判庭,年收案近3000件,在离婚诉讼中,家庭暴力常见于起诉书。
  西城法院建议,家庭暴力情节比较严重、情势紧迫时,受害者应马上报警,必要时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
  现状
  家暴认定难没证据难胜诉
  在马某诉李某离婚纠纷一案中,双方都表示对方实施了家庭暴力,都要求对方少分共有财产。
  马某提交了自己2014年6月5日至8日受伤就医的病历及诊断证明;李某则提交了烟灰缸、地板及椅子受损的照片。
  法院审理认为,双方的举证都不能形成较为完整的证据链,均无法证明对方存在家庭暴力,共同财产应当平均分配,共同债务应当平均分担。
  西城法院家事审判庭副庭长张爽介绍,《婚姻法》规定了家庭暴力可以作为人民法院判决离婚的依据之一,并规定了实施家庭暴力者对无过错方的赔偿。但是,法院在对涉家暴民事案件中对家庭暴力的认定及处理时存在困难。在该院受理的离婚案件中,不少当事人提出对方存在家庭暴力,但最终认定为家庭暴力的案件比例并不高。
  张爽表示,家暴具有隐蔽性、复杂性、持续性等特点,在司法实践中,认定家暴面临着当事人维权意识差、举证能力弱;双方时常存在互殴情形;双方事后和好;案外人实施家庭暴力等困难。
  举措
  保护受害人适当拓宽证据形式
  为了最大程度上维护家暴受害者的合法权益,西城法院在审判实践中对家庭暴力零容忍。
  对于存在家暴的一方,法院会积极协助调取出警记录等直接证据作为认定依据之一。必要时,向人民调解组织、妇联、当事人住所地居委会调查取证。存在家庭暴力的一方,认定其有严重过错,在精神赔偿金、财产分配、子女抚养权归属等方面向受害方倾斜。
  法院适当拓宽证据形式,除家庭暴力加害人的书面保证、悔过书之外,具有认知能力的未成年子女的证言、有旁证支持的视听资料、网络聊天、微博等电子信息也将作为家庭暴力的证据。
  同时,保障离婚案件中家庭暴力受害方的程序权利。法庭可以应受害人申请,充分听取受害人陈述意见后,可以选择保护性缺席审理,开庭时由其代理人出庭。在开庭审理时,如受害人与加害人已经分居,可对受害人现住址及联系方式保密。在受害人没有条件聘请代理人的情况下可以通过联系妇联、法律援助中心为其指定代理律师。    倡议
  家暴受害者可申请人身保护令
  新实施的《反家庭暴力法》,建立了多部门有效合作的干预模式,设立强制报案、告诫书、人身安全保护令等多重保护制度。
  张爽法官认为,家庭暴力不再是个人隐私,绝不能以“保护隐私”作为借口来对家庭成员的暴力行为进行姑息。她建议家庭暴力受害人增强搜集证据的意识。当发生家庭暴力时,如双方协商解决的,可要求施暴者写书面悔过与保证或进行录音录像。如当事人之间不能协商解决的,可以向居委会、妇联等相关单位求助。
  “这些参与调解、帮助者的证言以及相关机构出具的证明将是认定家庭暴力事实的有效证据之一。”张爽说。
  如果家庭暴力的情节比较严重、情势比较紧迫,受害者应当马上报警,110出警公安人员的报警记录与询问笔录以及其他材料都是认定家庭暴力的重要证据之一。必要时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人民法院审理后符合条件的将作出人身保护裁定对受暴人进行保护。

上一篇: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