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普法讲堂

律师办理认罪认罚从宽案件操作指引

上传时间:2018-11-16 17:09:01

  1.认罪

  认罪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

  首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必须存在认罪的行为。认罪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存在供述自己罪行的行为。如果是供述他人的罪行,则应当考虑立功。此外,供述自己的罪行也出现在坦白、自首等制度中,应当注意制度间的差异和区别,避免重复评价。

律师办理认罪认罚从宽案件操作指引

  其次,认罪必须是“自愿”的。“自愿”是一种“主动认罪”态度,其对立面是被迫认罪。因此,如果是公安机关、检察院已经掌握全部案件事实的基础上被迫认罪的,不得从宽。但是,即使公安机关掌握其全部案件事实,也可能是“自愿”供述的。因此,必须结合犯罪嫌疑人供述自己罪行的客观情形来查明其是否“自愿”。

  笔者认为,可以结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自己罪行的时间、程度、供述的态度来进行综合衡量。例如犯罪嫌疑人被动归案后,在第一次询问时就如实供述了案件事实,一般可以认为其是“自愿”的。

  再次,认罪必须是“如实”的。“如实”是一种客观情况,将犯罪嫌疑的供述与案件真实进行对比,如果相符,则为如实;如其不符,则为“失实”。因此,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与案件事实不符,也不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

洛阳律师

  复次,当事人必须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可见,认罪认罚从宽案件是不允许犯罪嫌疑人对指控的案件事实提出异议的。

  最后,认罪以及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是否有时间限制。犯罪嫌疑人被告是不是在整个刑诉程序过程中均能适用认罪认罚从宽?笔者认为,公安侦查阶段和审查起诉阶段都允许犯罪嫌疑人认罪认罚,这一点应该争议不大。但是如果犯罪嫌疑人直到审判阶段才认罪认罚,如何处理呢?《2018刑诉法》第1条使用的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表述,而只有在审判阶段,犯罪嫌疑人才会改称被告人。因此,审判阶段也应当允许认罪认罚的。

  延伸思考:检察院自侦案件、监察委案件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吗?

洛阳辩护律师

  2.认罚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仅仅认罪还不行,必须认罚,才能适用认罪认罚从宽。根据《2018年刑诉法》规定,“认罚”是指“愿意接受处罚”。有以下几个问题值得探讨:

  首先,能否对“定罪”的法律适用提出异议?例如,快递分拣员窃取快递,应当定盗窃罪还是职务侵占罪,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能否提出异议?笔者认为,《2018年刑诉法》只规定了“愿意接受处罚”,但并未禁止对法律适用提出异议。换言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只要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并愿意接受刑罚的制裁,至于按照盗窃罪还是按照职务侵占罪并不影响其愿意接受处罚的主观态度。

  其次,能否对“量刑”的法律适用提出异议?这里涉及到对“愿意接受处罚”中“处罚”的理解,如果把“处罚”理解为抽象的处罚,则应当允许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量刑提出异议;如果将“处罚”理解为具体的处罚,则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必须愿意接受本案具体的处罚,则当然不允许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出异议。

洛阳律师事务所

  结合《2018年刑诉法》第21条规定,被告人、辩护人对量刑建议提出异议的,人民检察院可以调整量刑建议。可见,认罪认罚从宽案件是允许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刑量提出异议的。并且,如果异议成立,检察院还会调整量刑建议。

  从历史解释来看,《办法》第1条明确使用“同意量刑建议”,意即如果犯罪嫌疑人不同意检察院的量刑建议,则不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因此,根据《办法》的规定,认罪认罚案件是排斥犯罪嫌疑人对量刑提出异议的。但是,《2018刑诉法》则表述为“愿意接受处罚的”。从表述的先后变化来看,立法者只要求犯罪嫌疑人愿意接受处罚,至于愿意接受处罚的“量”则在所不问。因此,立法者是允许犯罪嫌疑人对量刑提出异议的。

  根据上述两个分析,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允许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法律适用问题提出异议的,但是必须在“认罪”而且愿意接受刑罚处罚的前提下。所以,认罪认罚从宽案件只与“无罪辩护”、“事实辩护”相冲突,其依然允许“量刑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