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普法讲堂 > 刑事诉讼流程

刑事诉讼重审案件加重刑罚的法定条件

上传时间:2020/4/9 9:21:01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的案件,除有新的犯罪事实,人民检察院补充起诉的以外,原审人民法院也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罚。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上诉发回重审案件重审判决后确需改判的应当通过何种程序进行的答复》

  根据 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对被告人上诉、人民检察院未提出抗诉的案件,第二审人民法院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的,只要人民检察院没有补充起诉新的犯罪事实,原审人民法院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罚。原审人民法院对上诉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依法作出维持原判的判决后,人民检察院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也不得改判加重被告人的刑罚。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重审(2016)京02刑终150号王宁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二审刑事判决书

  基本案情

  公诉机关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诉称:被告人王宁伙同冯靖轩(另案处理)于2014年3月21日15时许,在河北省燕郊经济开发区福城五期45号楼4单元1603号,以人民币1100元的价格向牛欢欢贩卖冰毒1包。

  王宁涉毒品犯罪一案历经两次一审普通程序、两次二审上诉审程序,王宁均辩解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与其无关,不构成犯罪,而且王宁在第二审人民法院第二次审理期间另提出原审人民法院违反上诉不加刑原则的上诉理由。纵览整个诉讼过程,王宁涉案罪名和涉案毒品数量确实出现变化:第一,王宁所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在发回重审后变更为贩卖毒品罪。第二,王宁第一起涉案毒品数量在发回重审后由1包变更为2.66克。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3月21日15时许,王宁通过冯靖轩在河北省燕郊经济开发区福城五期45号楼4单元1603号,以人民币1100元的价格向牛欢欢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2.66克。当日19时许,王宁授意冯靖轩携带毒品甲基苯丙胺7.76克乘坐出租车从河北省三河市赶至北京市通州区永顺镇红旗宾馆门前,欲以人民币1100元的价格向牛欢欢贩卖,冯靖轩被民警当场抓获。王宁作案后逃逸,后被上网追逃,于2014年7月4日在河北省三河市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裁判结果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2月11日作出(2014)西刑初字第1002号刑事判决,以王宁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千元。

  一审宣判后,王宁不服,提出上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6月2日作出[(2015)二中刑终字第534号刑事裁定,认为原审判决认定的部分事实不清,将此案发回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14日作出(2015)西刑初字第427号刑事判决,以王宁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

  一审宣判后,王宁不服,提出上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4月26日作出(2016)京02刑终150号刑事判决,认为原审判决违反了上诉不加刑原则,改判王宁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千元。

  法院认为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王宁无视国家法律,伙同他人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且贩卖毒品数量较大,依法应予惩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七条的规定,对被告人上诉、人民检察院未提出抗诉的案件,第二审人民法院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的,只要人民检察院没有补充起诉新的犯罪事实,原审人民法院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罚。

  本案中,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在重新审判的过程中,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变更指控王宁第一起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2.66克与原指控王宁第一起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1包属于同一事实,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在此情形下对王宁判处的刑罚重于重新审判前的刑罚,虽与刑法规定相符,但违反了上诉不加刑原则,属量刑有误。故,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改判。

  新犯罪事实的从严掌握

  即有犯罪事实已经客观存在,且已经过公安机关侦查取证、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人民法院评判的一系列程序。虽然案件在重新审理后,人民法院在采纳人民检察院指控事实的层面出现了不同理解(或因案件本身原因,或因发回重审后,第一审人民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法官的思维方式不同导致),但仍然限于原指控的范围内,并非对新事实给予评判。

  第一种是人民检察院指控两种或两种以上罪行事实,但一审法院只认定其中部分罪行事实,重审时在检察院指控范围内,法院认定了比原审更多的罪行事实;

  第二种是检察院指控同一种类的数个罪行事实,原审法院只认定其中部分罪行事实,重审时在检察机关指控范围内,法院认定了比原审更多的罪行事实;

  第三种是检察院指控一种较重的罪行事实,原审法院认定较轻的罪行事实,重审时法院认定了检察院指控的较重罪行事实。

  补充起诉的认定

  补充起诉一般是指“在人民法院宣告判决前,人民检察院发现遗漏罪行”。

  追加起诉一般指的是“在人民法院宣告判决前,人民检察院发现遗漏的同案犯罪嫌疑人”

  在事实、证据没有原则性变化的情况下,对涉嫌罪名予以变更,同时对关键量刑事实予以明确,理应属于变更起诉的范围。

上一篇:暂无信息